投稿指南
一、来稿必须是作者独立取得的原创性学术研究成果,来稿的文字复制比(相似度或重复率)必须低于用稿标准,引用部分文字的要在参考文献中注明;署名和作者单位无误,未曾以任何形式用任何文种在国内外公开发表过;未一稿多投。 二、来稿除文中特别加以标注和致谢之外,不侵犯任何版权或损害第三方的任何其他权利。如果20天后未收到本刊的录用通知,可自行处理(双方另有约定的除外)。 三、来稿经审阅通过,编辑部会将修改意见反馈给您,您应在收到通知7天内提交修改稿。作者享有引用和复制该文的权利及著作权法的其它权利。 四、一般来说,4500字(电脑WORD统计,图表另计)以下的文章,不能说清问题,很难保证学术质量,本刊恕不受理。 五、论文格式及要素:标题、作者、工作单位全称(院系处室)、摘要、关键词、正文、注释、参考文献(遵从国家标准:GB\T7714-2005,点击查看参考文献格式示例)、作者简介(100字内)、联系方式(通信地址、邮编、电话、电子信箱)。 六、处理流程:(1) 通过电子邮件将稿件发到我刊唯一投稿信箱(2)我刊初审周期为2-3个工作日,请在投稿3天后查看您的邮箱,收阅我们的审稿回复或用稿通知;若30天内没有收到我们的回复,稿件可自行处理。(3)按用稿通知上的要求办理相关手续后,稿件将进入出版程序。(4) 杂志出刊后,我们会按照您提供的地址免费奉寄样刊。 七、凡向文教资料杂志社投稿者均被视为接受如下声明:(1)稿件必须是作者本人独立完成的,属原创作品(包括翻译),杜绝抄袭行为,严禁学术腐败现象,严格学术不端检测,如发现系抄袭作品并由此引起的一切责任均由作者本人承担,本刊不承担任何民事连带责任。(2)本刊发表的所有文章,除另有说明外,只代表作者本人的观点,不代表本刊观点。由此引发的任何纠纷和争议本刊不受任何牵连。(3)本刊拥有自主编辑权,但仅限于不违背作者原意的技术性调整。如必须进行重大改动的,编辑部有义务告知作者,或由作者授权编辑修改,或提出意见由作者自己修改。(4)作品在《文教资料》发表后,作者同意其电子版同时发布在文教资料杂志社官方网上。(5)作者同意将其拥有的对其论文的汇编权、翻译权、印刷版和电子版的复制权、网络传播权、发行权等权利在世界范围内无限期转让给《文教资料》杂志社。本刊在与国内外文献数据库或检索系统进行交流合作时,不再征询作者意见,并且不再支付稿酬。 九、特别欢迎用电子文档投稿,或邮寄编辑部,勿邮寄私人,以免延误稿件处理时间。

利用现代与尊重传统白先勇新版昆曲玉簪记(2)

来源:现代测绘 【在线投稿】 栏目:期刊导读 时间:2021-03-31
作者:网站采编
关键词:
摘要:张淑香编剧对此做出的修改,都是以尊重原著为基础,以一种现代人的思维并结合当下语境,对传统做出的新诠释。她删减枝节,细化了男女主人公的爱情

张淑香编剧对此做出的修改,都是以尊重原著为基础,以一种现代人的思维并结合当下语境,对传统做出的新诠释。她删减枝节,细化了男女主人公的爱情,挖掘了事件背后的原因,同时也弘扬了中国的佛教文化,使得整个故事内容更加丰富与合理、故事节奏更紧凑。

二、舞台呈现:加入现代元素,遵守传统精神

白先勇在《昆曲新美学》文章中指出,21 世纪的昆曲应该在遵守传统的基础上反映出它的时代美学特点,“要继续将昆曲中的四功五法、唱念做打,还有它的抽象、写意与诗化的传统精神保持、继承下去。但现在是在非常大的舞台上进行表演,不同于传统的演出场所,所以在舞美设计上,就需要把一些现代元素放进去。”②白先勇先生的这一观点在新版的《玉簪记》中得到了体现,他将书法、绘画、古琴、灯光、音效融入其中,既有古典的韵味,又有现代的美感。

(一)布景上

中国戏曲往往以写意为主,舞台布景上力求简朴。新剧《玉簪记》除了《秋江》这一出之外,其余都发生在尼姑庵里,如何呈现尼姑庵这一环境,应当是总策划人白先勇首要考虑的问题。为此,他找来了台湾著名书法家董阳孜与台湾著名画家奚淞联合创作,以书法与绘画作为整部戏的舞台背景,通过大型投影屏的渐变投射,营造出一种线描水墨的唯美意境。第一折《投庵》的开场,就以董阳孜的“女贞观”三个毛笔字为背景,为全剧奠定了一种唯美、雅致的意境,同时,点明了故事的发生地点。随着庵主向众弟子讲述陈妙常投庵之事,舞台的布景渐渐变成了正楷字体的《法华经》,③在陈妙常皈依佛门之时,又换做成一幅“观音像”。第二折《琴挑》的背景是打散了的“荷”字,很像一幅抽象的水墨画,但又不失简洁、淡雅。男女主人公在这样的背景下,弹琴歌唱,真是别有一番韵味。第三折《问病》中的背景,变成了“佛手托莲”的水墨画,那朵莲花竟渐渐地盛开了,直到绽放!这一背景不再是点明环境与渲染气氛了,它具有了高度的象征意味,暗示着潘必正与陈妙常在这佛门道观中的爱情渐渐成熟。

同时舞台的右侧出现了两行字:“色不亦空,空不亦色;色即是空,空即是色。”④这是来自佛经里的话,告诫人们放下自己过多的欲望,去除自己心中的杂念。这与潘必正和陈妙常在姑姑眼皮底下,眉目传情、暗送秋波的行为形成了强烈的对比,颇具反讽意味。《秋江》一折是整出戏的高潮,故事发生的地方从尼姑庵转变成了江边,不再是封闭式的场景了,如何去表现江水的波涛汹涌、秋意瑟瑟的感觉呢?如果在后面真的画上一幅秋景或者秋画,反而就破坏了昆曲的意境美。白先勇先生想到了两个字:“秋江”,令董阳孜以狂草书法进行书写,于是舞台上呈现了一幅很大的狂草,黑白相间的水墨一笔一笔地凌乱散落,似乎把整个江面波动的状态全部勾勒出来,如此地浩瀚。墨分五色,观众可以从中体会到不同的感觉,然后进行各自的想象。经过设计的书法与绘画具有了现代的美感,它能够更好地辅助于剧本,将剧本中所蕴含的主题思想形象化地立在舞台上。

(二)表演上

新版《玉簪记》,演员在表演上也体现了现代色彩,说白了就是表演尺度变大了。白先勇认为,“二十一世纪昆曲的表演,要跟明清时代、民国时代有所区别,一定要反映它的时代美学”。⑤为此,白先勇请来了两位昆曲艺术家岳美缇和华文漪,来指导男女主角,使得他们表演上的动作更丰富、更现代。比如在《投庵》第一折的最后,陈妙常与潘必正初次相遇时,演员指导老师设计了两人三次回眸的动作,从沈丰英和俞玖林的演绎上看,他们的表情实现了从惊奇到含羞,再到窃喜,这三个层次的转变。另外,这一动作不仅将两人的心理活动外化出来,还暗示了陈妙常与潘必正两人的一见钟情。在《琴挑》中,潘必正对陈妙常的挑逗,不仅仅体现在“小生却未有妻,欲求仙姑……”等言语上,而且更多地体现在潘必正的小动作上,他几次无意识或有意识地要抚摸陈妙常弹琴的手,并借桌子推靠在这上面的陈妙常,大胆地挑逗,种种暗示,展现了潘必正的风流个性,体现了潘必正对陈妙常的爱意,同时也反映了古代才子佳人谈情说爱的趣味。《问病》里,陈妙常安慰潘必正:“岂可人无一日灾,襟怀,你把那段心儿且放开”,然后陈妙常背着姑姑和书童,做“搓手”的动作,向潘必正渐渐靠近,并偷偷向他伸出一只手,暗示要牵手。相较于传统昆曲的表演,这是一种尺度比较大的表演动作,但从演员的表演上又能看出他们的羞涩,加上牵手没有成功,反倒增加了一些趣味。《秋江》是最后一折,主要是讲陈妙常乘船追赶潘必正。台上的五位演员以丰富的身段变化,写意性地表现了船上的颠簸、汹涌的波涛。他们以桨代船,五个人分成两组,代表着江中的两只小船,并通过一系列歌舞化动作、唱念和飘逸的圆场,形象地将两只小船时而远、时而近的距离展现给观众,体现了演员的功底与导演的智慧。

文章来源:《现代测绘》 网址: http://www.xdchzz.cn/qikandaodu/2021/0331/936.html



上一篇:测量技术在都市建成区测绘工作中应用及分析
下一篇:技术在现代室内装饰设计中的运用探讨

现代测绘投稿 | 现代测绘编辑部| 现代测绘版面费 | 现代测绘论文发表 | 现代测绘最新目录
Copyright © 2018 《现代测绘》杂志社 版权所有
投稿电话: 投稿邮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