投稿指南
一、来稿必须是作者独立取得的原创性学术研究成果,来稿的文字复制比(相似度或重复率)必须低于用稿标准,引用部分文字的要在参考文献中注明;署名和作者单位无误,未曾以任何形式用任何文种在国内外公开发表过;未一稿多投。 二、来稿除文中特别加以标注和致谢之外,不侵犯任何版权或损害第三方的任何其他权利。如果20天后未收到本刊的录用通知,可自行处理(双方另有约定的除外)。 三、来稿经审阅通过,编辑部会将修改意见反馈给您,您应在收到通知7天内提交修改稿。作者享有引用和复制该文的权利及著作权法的其它权利。 四、一般来说,4500字(电脑WORD统计,图表另计)以下的文章,不能说清问题,很难保证学术质量,本刊恕不受理。 五、论文格式及要素:标题、作者、工作单位全称(院系处室)、摘要、关键词、正文、注释、参考文献(遵从国家标准:GB\T7714-2005,点击查看参考文献格式示例)、作者简介(100字内)、联系方式(通信地址、邮编、电话、电子信箱)。 六、处理流程:(1) 通过电子邮件将稿件发到我刊唯一投稿信箱(2)我刊初审周期为2-3个工作日,请在投稿3天后查看您的邮箱,收阅我们的审稿回复或用稿通知;若30天内没有收到我们的回复,稿件可自行处理。(3)按用稿通知上的要求办理相关手续后,稿件将进入出版程序。(4) 杂志出刊后,我们会按照您提供的地址免费奉寄样刊。 七、凡向文教资料杂志社投稿者均被视为接受如下声明:(1)稿件必须是作者本人独立完成的,属原创作品(包括翻译),杜绝抄袭行为,严禁学术腐败现象,严格学术不端检测,如发现系抄袭作品并由此引起的一切责任均由作者本人承担,本刊不承担任何民事连带责任。(2)本刊发表的所有文章,除另有说明外,只代表作者本人的观点,不代表本刊观点。由此引发的任何纠纷和争议本刊不受任何牵连。(3)本刊拥有自主编辑权,但仅限于不违背作者原意的技术性调整。如必须进行重大改动的,编辑部有义务告知作者,或由作者授权编辑修改,或提出意见由作者自己修改。(4)作品在《文教资料》发表后,作者同意其电子版同时发布在文教资料杂志社官方网上。(5)作者同意将其拥有的对其论文的汇编权、翻译权、印刷版和电子版的复制权、网络传播权、发行权等权利在世界范围内无限期转让给《文教资料》杂志社。本刊在与国内外文献数据库或检索系统进行交流合作时,不再征询作者意见,并且不再支付稿酬。 九、特别欢迎用电子文档投稿,或邮寄编辑部,勿邮寄私人,以免延误稿件处理时间。

现代佛教建筑空间对比研究 ——以台北农禅寺(2)

来源:现代测绘 【在线投稿】 栏目:期刊导读 时间:2021-02-07
作者:网站采编
关键词:
摘要:三、农禅寺与水御堂设计手法对比分析 在现代佛教建筑设计中,可以通过归纳优化、隐性联系等方式表达传统佛教建筑中神秘的宗教感,使得传统佛教建

三、农禅寺与水御堂设计手法对比分析

在现代佛教建筑设计中,可以通过归纳优化、隐性联系等方式表达传统佛教建筑中神秘的宗教感,使得传统佛教建筑在重建重塑的过程中向现代转型[4]。

农禅寺采用归纳优化的设计手法来表达建筑,对传统禅宗佛教建筑的结构、空间关系以及佛教思想所包含的一般原理,通过归纳的方法应用在建筑中,在建筑形象设计中通过变形、抽象、分离、提取等手法以达到形散神不散的视觉效果。其中,镂刻经文的墙壁就是运用了提取的手法,以佛教典型的般若部经典经过提取将文字表现在建筑上。这种“放”的手段恰恰符合禅宗所遵循的以参究方法来达到明心见性的目的,是“悟”的一种。

水御堂则采用隐性联系的手法来表达建筑,透过表面形式去探索密宗文化的内在精神实质,溯本归源,在源头上重新赋予其新的生命力。建筑的隐性传承是其所承载的文化精髓,是建筑传统的非物态化存在,是隐藏在建筑传统形式之上的价值观念、建筑思想和建筑方法等。安藤忠雄的水御堂借助一些新功能、新技术和新载体来表达佛教传统建筑的隐性文化符号,在深层领域取得与传统密宗宗教精神的关联。水御堂以它半埋于地下的建筑形式,自上而下的入口设计以及幽深曲折的通道设计展现出密宗建筑场所“隐”和“收”的精神实质。

四、结论

通过台北农禅寺水月道场与日本本福寺水御堂的对比可以看出,两座佛教现代建筑的建筑外观和内部空间的设计采用了不同的设计手法。其设计手法根据禅宗和密宗两种不同的宗派思想精神和宗派文化而定,在建筑中体现出了各自宗派的本质特点,即禅宗的“放”和“悟”,密宗的“收”和“隐”。随着经济建设的极大发展,文化在建筑中的表达变得尤为重要,建筑是文化的载体,只有将场所精神文化提炼并表达出来,这样的建筑才更有意义。

现代佛教建筑适应了时代的发展,并在新时代的背景下满足了人们对精神生活的需求,它是时代的产物。现代佛教建筑以其相对自由的造型技术手法,丰富而合理的空间划分以及精细而美观的建筑特点,结合不同宗派的精神文化,形成独有的建筑特征,在当下和将来必将大量建造并逐渐代替大量传统的佛教建筑。

[1]丁一靖.日本现代主义佛教建筑风格及理论研究[J].中外建筑,2020(02):33-36.

[2]夏金涛.从禅宗美学下看隈研吾建筑作品的因禅而“生”[J].居舍,2020(11):186-187.

[3]冯宇飞.禅宗美学对现代建筑设计的意义[J].建材与装饰,2018(29):95-96.

[4]殷霄婵,陈长久.中国传统佛教建筑的现代转型[C].中国民族建筑研究会.第三届营造技术保护与创新学术论坛·特刊.中国民族建筑研究会:中国民族建筑研究会,2013:54.

赵梦龙(1995-),男,汉族,山东菏泽,山东建筑大学2018级研究生,建筑环境艺术设计;

刘光超(1996-),男,汉族,山东青岛,山东建筑大学2018级研究生,建筑环境艺术设计;

刘万萌(1995-),男,汉族,江苏盐城,山东建筑大学2018级研究生,建筑环境艺术设计。

现代佛教建筑突破了传统建筑造型和空间组合形式,以崭新的建筑结构和美观的造型吸引了当今社会的注意力,其中台北农禅寺和日本本福寺水御堂颇具代表性。两座佛教建筑分属不同宗派。农禅寺属于禅宗建筑,禅宗的核心思想为:“不立文字,教外别传;直指人心,见性成佛”。主张修习禅定,故名禅宗。又因以参究的方法,彻见心性的本源为主旨,亦称佛心宗。水御堂是密宗建筑,属于密宗中的真言宗,密宗综合了各个国家地区密宗的传承,包含了大量的方便法门,据悉有利于各种具有特殊根器的人来修行[1]。两种宗派的区别主要在修行方法上,禅宗重禅定,多用参究方法来达到明心见性的目的;而密宗则通过修五加行打好基础,再经灌顶和传承身语意三密来达到即身成佛的目的。由于宗派教义的不同,两者建筑文化存在很大差异。一、现代佛教建筑的缘起随着经济的高速发展,人民生活水平的提高,各地大规模地开始兴建或重建佛教建筑。其大多使用砖石、混凝土材料对传统的佛教建筑造型和细部构件进行简单的模仿,粗劣不堪且缺乏宗教性和神圣感[2]。在人口密集的现代社会,古代的建筑形制已经不再适合当下,包括较大的建筑用地和佛教建筑后面的花园和景观。而今,一些新型的佛教建筑浮现在世人眼前,其建筑形式和场地变得多样化,或存在于高层建筑,或建成多层建筑甚至修建于地下。现代佛教建筑的形成源自设计师对于传统佛教寺庙建筑风格的打破,其原本形式单一的空间造型和建材无法适应不同的气候和人文环境以及功能的变化,采光需求等问题,最终运用现代主义设计手法创造出更符合现代审美的新建筑。现代佛教建筑既属于现代主义建筑,又符合现代主义建筑的基本原则,即以钢筋混凝土、玻璃、砖块为主要材料,创造出造型简洁、美观、功能合理的新型建筑形式[3]。其施工方法摒弃了东方传统建筑的斗拱、双坡屋面、抬梁式等木构建筑形式,以及丰富多彩的建筑彩画和天花藻井等东方古代传统建筑复杂的装饰元素。从复杂到简单,创造了一种适应钢筋混凝土梁柱结构体系与现代主义建筑窗墙关系的新型佛教建筑。二、农禅寺与水御堂建筑空间对比分析台湾地区台北市的现代佛教寺院——农禅寺水月道场(图1)是由建筑师姚仁喜设计,完全是清水混凝土结构。与传统寺庙建筑相比,没有飞檐和斗拱,也没有繁复绚丽的装饰和色彩。佛堂甚至没有香火气。法鼓山佛教学院的创始人圣严大师给姚仁喜的建筑任务书只有六个字,“空中花,水中月”。因此,于是这座农禅寺水月道场便在这广阔的平原上拔地而起了。农禅寺的正殿朝南,西侧广场的混凝土墙壁上镂刻有《心经》。大殿后方两层的综合大楼面向广场的混凝土墙,上面镂刻有《金刚经》的全部经文。水月道场外观朴素,造型简洁,强调的是人在精神空间的感觉——仪式感,宁静以及人与自然之间的和谐感。图1水御堂(图2)位于兵库县淡路岛的一个山坡上,是由安藤忠雄设计。由于是倾斜的地形,便将主体的一半埋在地下,而另一半则暴露在外。表面暴露的一侧开窗,并向西远眺大阪湾。大殿的屋顶是一个长满莲花的大水池,水池呈椭圆形,长轴为40米,短轴为30米。大殿是圆形的,半径为7米。大殿的主体沿着混凝土墙从顶部到底部倾斜而下,形成长斜面。在屋顶荷花池的中间,一条向下的通道被开辟出来,参观者顺着通道下楼进入大殿。大殿的主体,包括屋顶荷花池,皆由清水水混凝土制成,而内部则是排列整齐的红漆木结构。此外,莲池附近的坡顶平地被设计成铺满浅色碎石的开阔地带。两面一弯曲一笔直的混凝土墙被放置在其中,将荷花池藏在墙的后面,而浅色碎石的尽头与山上的小径相衔接。这样,整个建筑物可以更好地融入周围环境中。图2水御堂的水池是非常人工而非自然的状态,但是通过椭圆和池塘轮廓的曲线,它变得不那么僵硬。水表面的颜色也是渐变的,非常轻盈。最重要的是两侧墙壁,在视觉上收放,引导步行路线。整个流线不断变化和曲折,不断收放。农禅寺的水面和大殿内部同样缺乏控制,显得大而无当,但是这种大而空的感觉恰恰符合禅宗顿悟的环境要求。水御堂很小,但是却尽显深幽。一方面,它得益于曲折的道路,另一方面,这是由于室内的几层遮罩以及背后的光的藏匿所致。对比之下,农禅寺的大殿很宽敞,刻有佛经的立面给人一种直指本心的感受,佛像的立面却没有受到任何强调,完全符合“禅宗本来无一物,何处惹尘埃”的境界思想。不过,缺点是佛经也被上面的高侧窗和下面的落地窗抢了风头。农禅寺的镂空佛经墙非常漂亮美观,落在室内地面上的佛经光影也极具氛围,但大殿天花板上的条形灯带确实降低整个空间的格调和神秘感。水御堂的通道非常神秘,没有太多杂乱的东西,不会使用黑暗的设计师实际上也不会使用光。关于光的使用,重点是氛围而不是内容。靠内容唤醒神圣感需要思考来反应,而氛围瞬间就能被感知,这是人潜意识的感性触觉。但更大的问题是,对于尚未完全理解某宗教的信徒,内容是无效的。与水御堂的平面相比,农禅寺的平面处理大开大合,体积感较强。水御堂的墙体和荷花池引入自然,在整个进入过程中,似乎很难感觉到建筑物的真实体量。三、农禅寺与水御堂设计手法对比分析在现代佛教建筑设计中,可以通过归纳优化、隐性联系等方式表达传统佛教建筑中神秘的宗教感,使得传统佛教建筑在重建重塑的过程中向现代转型[4]。农禅寺采用归纳优化的设计手法来表达建筑,对传统禅宗佛教建筑的结构、空间关系以及佛教思想所包含的一般原理,通过归纳的方法应用在建筑中,在建筑形象设计中通过变形、抽象、分离、提取等手法以达到形散神不散的视觉效果。其中,镂刻经文的墙壁就是运用了提取的手法,以佛教典型的般若部经典经过提取将文字表现在建筑上。这种“放”的手段恰恰符合禅宗所遵循的以参究方法来达到明心见性的目的,是“悟”的一种。水御堂则采用隐性联系的手法来表达建筑,透过表面形式去探索密宗文化的内在精神实质,溯本归源,在源头上重新赋予其新的生命力。建筑的隐性传承是其所承载的文化精髓,是建筑传统的非物态化存在,是隐藏在建筑传统形式之上的价值观念、建筑思想和建筑方法等。安藤忠雄的水御堂借助一些新功能、新技术和新载体来表达佛教传统建筑的隐性文化符号,在深层领域取得与传统密宗宗教精神的关联。水御堂以它半埋于地下的建筑形式,自上而下的入口设计以及幽深曲折的通道设计展现出密宗建筑场所“隐”和“收”的精神实质。四、结论通过台北农禅寺水月道场与日本本福寺水御堂的对比可以看出,两座佛教现代建筑的建筑外观和内部空间的设计采用了不同的设计手法。其设计手法根据禅宗和密宗两种不同的宗派思想精神和宗派文化而定,在建筑中体现出了各自宗派的本质特点,即禅宗的“放”和“悟”,密宗的“收”和“隐”。随着经济建设的极大发展,文化在建筑中的表达变得尤为重要,建筑是文化的载体,只有将场所精神文化提炼并表达出来,这样的建筑才更有意义。现代佛教建筑适应了时代的发展,并在新时代的背景下满足了人们对精神生活的需求,它是时代的产物。现代佛教建筑以其相对自由的造型技术手法,丰富而合理的空间划分以及精细而美观的建筑特点,结合不同宗派的精神文化,形成独有的建筑特征,在当下和将来必将大量建造并逐渐代替大量传统的佛教建筑。参考文献:[1]丁一靖.日本现代主义佛教建筑风格及理论研究[J].中外建筑,2020(02):33-36.[2]夏金涛.从禅宗美学下看隈研吾建筑作品的因禅而“生”[J].居舍,2020(11):186-187.[3]冯宇飞.禅宗美学对现代建筑设计的意义[J].建材与装饰,2018(29):95-96.[4]殷霄婵,陈长久.中国传统佛教建筑的现代转型[C].中国民族建筑研究会.第三届营造技术保护与创新学术论坛·特刊.中国民族建筑研究会:中国民族建筑研究会,2013:54.

文章来源:《现代测绘》 网址: http://www.xdchzz.cn/qikandaodu/2021/0207/598.html



上一篇:现代机械制造工艺与精密加工技术刍议
下一篇:新时期传统基层社会治理的现代转型探讨

现代测绘投稿 | 现代测绘编辑部| 现代测绘版面费 | 现代测绘论文发表 | 现代测绘最新目录
Copyright © 2018 《现代测绘》杂志社 版权所有
投稿电话: 投稿邮箱: